_苏霾

“花海将在毁灭后重归春季”

【野尘】幻梦/章2(现代架空黑帮au)

超长的阅前预警:
1.卧底姬野x黑帮执行者阿苏勒
现代黑帮au,帕苏尔全员弟控设定。
2.不定期更新x
3.小学生文笔。不喜勿喷。
4.学生党垃圾文手,可能会窗x
5.ooc是我的,美好是他们的x
给墙头添砖加瓦
【下章有car...】


是夜,夜幕依然漆黑,车窗外的一切想走马灯般相互撕扯,碎裂,再融合。寂静的空间里时间似乎也凝固了,只剩下此起彼伏的呼吸声。姬野无意间瞥向了后视镜,却在惨白清冷的月光中撞上了驾驶汽车的,吕鹰扬的眸子。姬野顿时一惊,下意识的握紧了藏在黑暗中的手。
“原来是这样一个家伙吗?”吕鹰扬带着笑意缓缓开口。又惊动了望着窗户发呆的阿苏勒。“哥哥,他叫姬野,荒野的野。”吕归尘一脸认真的解释道。
车子转过最后一个泥泞的弯道开进了一座偌大的庄园,姬野忍不住咽了口口水,映入眼帘的是沉睡的漆黑巨兽,他们到了。

深夜,帕苏尔本宅 。
姬野跳下车,阿苏勒睡得有些迷糊,但也麻利的跟着下来。姬野望见了那可以用宏伟形容的建筑。像是诸神的观星穹顶,虽然看不真切,但还是有些兴奋。吕三哥安排阿苏勒带姬野先去休息,明晚还要“出任务”阿苏勒便带着姬野离开。
他们直接转进了大宅的东门,姬野跟着阿苏勒在迷宫般的走廊中穿行。转过楼梯是阿苏勒好像看到了什么人,快步迎了上去。
“姆妈怎么这么晚还不去睡啊——”阿苏勒站在一个中年女人身边轻轻微笑,女人摸摸他的头,把一串钥匙交给他就转身离开了。阿苏勒示意姬野跟他进来,姬野走进少年的房间。
房间很大,又很空旷,缺了什么有温度的东西,高大的落地窗后是绝美的弯月,像他一样静谧而暗藏杀机,姬野想。
吕归尘把隔壁的钥匙交给姬野后两人就分开了,姬野沾到柔软的大床上就打起了哈欠,他已经两天没合眼,正困的很。半梦半醒不知道过了多久,姬野听见隔壁传来吕归尘的声音,他顿时清醒了大半,轻手轻脚的爬下床,透过门缝看隔壁的吕归尘。
少年单薄的脊背轻轻颤抖,姬野推门走了进去,吕归尘呢喃着“不要,不要。”似乎陷进了梦魇的泥潭,,姬野看见少年额角的冷汗,姬野靠近了吕归尘的床头。下一秒姬野的脑袋就抵上了个冰冰凉的东西,吕归尘喘着粗气,握着小巧掌心雷的手都止不住的发抖,像个溺水的人版被冷汗浸透。
吕归尘抬起头,看清楚来人是姬野,手中力道一松,枪掉到地上。姬野看到少年深褐色的眼睛在月光下像晶莹易碎的琥珀,心跳似乎漏了一拍,鬼使神差的,姬野抱住了他。

吕归尘没有挣脱,安静的任他抱着,姬野的怀抱很温暖,他自己就像扑进火海的飞蛾,得到无上的恩赐又在火海中化为灰烬。这时吕归尘感到姬野不同于身边其他的死士了。“我梦见苏玛的姐姐,诃伦帖姆妈,还有真颜部发生的事了...他们都死了,都是因为我...”吕归尘在姬野耳边喃喃道。
姬野的双臂收紧了几分,没有说话,但吕归尘只要看到他漆黑的眸子似乎就安心了不少。对啊,姬野总会来的。吕归尘想。
姬野把吕归尘塞进被子里掖好了被角,他走后,吕归尘一夜无梦直接睡到日上三竿。
姬野漫无目的的在建筑物里溜达,一天很快就接近尾声。又是黄昏,斜阳向大地奉献最后一份光和热就掉到地平线下面去了。坐在大厅里吕家兄弟们面面相觑,今晚的目标是不愿意合作的富商哈达克,恰巧那家伙经常混迹在酒吧一类的地方,几个大男人根本没法在重重安保间打成目的。所以吕嵩想出了委屈自家儿子们做一次女装大佬。就当吕家阿爸正在为自己的机智而沾沾自喜的时候,帕苏尔家兄弟们的目光齐刷刷的聚向了阿苏勒,但当事人似乎并不知情呢。

【野尘】幻梦(现代架空黑帮au)

超长的阅前预警:
1.卧底姬野x黑帮执行者阿苏勒
现代黑帮au,帕苏尔全员弟控设定。
2.不定期更新x
3.小学生文笔。不喜勿喷。
4.学生党垃圾文手,可能会窗x
5.ooc是我的,美好是他们的x
给墙头添砖加瓦

以上。ok的话——

正文。
“姬野,没有人比你更适合这份工作了——”西门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平静。她的办公桌上摊着一沓文件。最高机密明晃晃的摆在姬野面前,即使冷静如姬野也难免有些迟疑。
要说现在军火界的皇帝,不得不提起吕氏帕苏尔家的实力。家主吕嵩凭借庞大的家族势力和优秀的执行者们一夜之间统御军火界大权,成了令人闻风丧胆的黑老大。而姬野这次的任务,就是蛰伏在吕氏最年幼的执行者——吕归尘·阿苏勒·帕苏尔身边窃取吕嵩的军工厂图纸并解除对瀚州的军火封锁。必要时暗杀吕家的执行者们。
姬野漆黑如墨的眼睛里看不出更多情绪,握着签字笔的手却沁出了汗。姬野想到了没有温度的家,空荡荡的房间,为祖国做贡献也蛮好的,指节一动签上自己的名字。
是黄昏,姬野推开了家门,一样的冷冷清清。他在衣柜的暗格里翻出擦的铮亮的枪管,坐在客厅的地板上拼起枪来。咔哒一声脆响后,被称为“虎牙”的改装突击枪在如血的夕阳下闪着别样的光,姬野伸手握了握枪,鎏金的虎眼像是有光在闪烁,钢铁的猛兽似乎在这一瞬间有了搏动的心跳,期待着在某个午夜杀出一片绚烂。
——
这一天午夜,姬野早早的到了老小区荒废的地下车库。年久失修的灯泡滋拉拉的响着,来接他的线人一身休闲装,像个流里流气的社会青年。青年向他扬了扬下巴,姬野麻利的窜上了车。路上缺乏营养的对话后,姬野了解到青年的名字叫做龙骧,这次任务的线人,必要时给姬野传递后方情报,偶尔给息辕打个下手。
“姬野啊,是怎么想不开要去帕苏尔的啊?”龙骧欠揍的声音响起,下一秒就在后视镜里收获了姬野的眼刀,识趣的闭嘴。
很快,车子停在了一座西式洋房前,弯月还高悬于漆黑的天幕。龙骧把车停在林子里,和姬野在能看到洋房主卧的阳台的地方向上眺望。
“来这儿干什么?不是说带我直接去见帕苏尔家的人吗?”姬野望向龙骧,压低了嗓子小声问
“别着急,把你从黑道推荐到帕苏尔家不假,但你新主子也挺忙的呢——”龙骧打趣道。
三点的钟声敲响,阳台上出现了一个富态的男人,他转身掀开帘子,真丝的睡衣在夏夜晚风中皱成一团,他跪在地上哭号,像是忏悔的圣徒,又像应诛杀的死刑犯。

黑云飘过白月,像背叛的魔女,剥夺了明月的光华。
划破天际的一声枪响惊起了夜鸦,洋房的纯白纱帘间,一个人影逐渐明晰,姬野的额角不由得渗出冷汗。

乌云停留了一瞬后消耗殆尽,月光仍像一潭死水般波澜不惊。
那是姬野第一次见到吕归尘。姬野不记得那时的感受,只觉得看见了深渊里的一道光。吕归尘转身翻下屋顶,落地轻轻一滚卸去七八米的冲击力,姬野这时才完全看清他浅褐色的眸子和柔软的黑发,像个清秀的女孩儿,完全不像传闻中狠厉决绝的执行者,如果忽略他身后反射凛凛寒光的枪械的话
——
龙骧打破了绝对的寂静,换上正经而严肃的神情“帕苏尔家的执行者,您好。这位就是我们推荐到帕苏尔本宅的精英,愿为青阳效劳。”
“我叫姬野。,荒野的野”姬野如是道
“吕归尘·阿苏勒·帕苏尔,你可以叫我阿苏勒,家人们都这么叫我。”少年深褐色的眸子盛满了好奇打量着姬野,又伸出皓白的腕子看了看时间,轻轻笑了笑“哥哥该来找我们啦,走吧。”若无其事的踏着轻快的步子向庄园后门走去。
不知道为什么,姬野的心跳的有点快。龙骧狠狠拍了下姬野的后背,踢了他一脚,姬野才小跑着跟上去。

不知道有没有tbc的tbc.
垃圾画手想写文系列